全国统一服务热线
13704530969

滑雪场趣图

您只需一个电话我们将提供最合适的产品,让您花最少的钱,达到最好的效果

全国统一服务热线
13704530969

相关资讯

咨询热线:

13704530969

邮箱:2222015015@qq.com

地址:牡丹江市阳明区裕民路工业园区
当前位置:首页 > 滑雪场趣图 >

追寻究极滑雪目的地:前苏联核试场

 

 

Jurgen Groenwals | 图 Eric Verbiest | 翻译Fisch | 来源 Whitelines文章来自滑雪族

 

“一个神秘的地点”。

 

这句话来自我们迷一样的向导马蒂亚斯,他在回答一群意大利滑雪者的提问。我们处于圣彼得堡中央车站,即将开始前往摩尔曼斯克超过20个小时的行程。

 

这群叽叽喳喳的游客似乎把我们的向导惹恼了,很显然他不是那种热爱分享的人。

 

也许只是昨晚的宿醉让他心情糟糕,他解释到。在出发前,我们饱览了圣彼得堡—俄罗斯最美丽的城市,然后每个人都喝了过量的伏特加。

 

每个人都对马蒂亚斯告诉我们的那个神秘目的地感到非常兴奋。它位于俄罗斯的遥远西北角落,在北极圈内一个无名小村阿帕季特附近。

 

 

 

追寻远方


我和马蒂亚斯是通过一个朋友介绍认识的。多年以来,我就在世界各地寻找未知的处女地滑行,而马蒂亚斯在此是为了刷新我对“遥远”的概念。

 

马蒂亚斯的工作就是寻找那些为人熟知的滑雪世界以外的行程提供给顾客。比如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和勘察加半岛。他说他在考虑停止推荐乌兹别克斯坦,因为那里逐渐开始变得拥挤起来,吉尔吉斯斯坦也一样。

 

尽管日本的粉雪世界闻名,他甚至都不想考虑那个国家。“实在太挤了。”

 

随着气候变化,马蒂亚斯把目光投向了北极圈。十年前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在谷歌地球上发现了基洛夫斯克,和那周围的群山。

 

马蒂亚斯是本地滑雪圈的传奇英雄,滑雪届的孤狼,善于发掘那些不为人知而令人惊叹的地点。我之前已经见识过他的本事,而他这次邀请我加入一次搜寻新地形的勘察,在一个可能从来没有人类涉足的山区。

 

 

 

八号车厢的铺位


一次漫长的火车旅行往往伴随着读书,睡眠,听音乐和分享滑雪经历;讨论生活和生命的终极意义。

 

马蒂亚斯出生于东德,经历过那个昨日政权,他认为东西德合并没有让人民生活变得更好。

 

他说在儿时,他的一切需求总是都能得到满足。

 

“人不能失去不曾拥有的东西。“我提出

 

“或者所不需要的。”他锐利的回答。

 

我们在一些前苏联风格的小镇作短暂停留,如果你会说俄语的话,你在这里甚至能购买食品,啤酒或者与同行旅客聊天。我注意到,即使在圣彼得堡,市民的外语水平也和欧洲的其他部分有差距。

 

马蒂亚斯生长在东德,他流利的俄语能让他加入客车上的大会谈。车窗外,大地在以50km/h的速度缓慢后退,我只有发呆的凝望着漫无边际的白色寂静。

 

尽管政府做出了很大努力,还是有越来越多的人口离开了这寒冷的俄罗斯边陲。被白雪覆盖的森林和湖泊是这里的主要居民,数小时不见边际。

 

当我们经过科夫达越过北极圈,周围的环境开始变化。山脉从白雪中崛起,无所不在的树木中分布着巨石。白色的雪毯更加厚重,压得人类小棚屋发出不堪重负。

 

 

 

到达阿帕季提


在阿帕季提下车的人都携带者自己的雪板。

 

“看到了吧?这个地方的人也多起来了”,马蒂亚斯嘟囔着。“我们需要寻找新的地形。”

 

对于欧洲大型雪场和“独家秘密滑雪点”非常熟悉的我不敢苟同,他所说的“人太多”,其实我们也就遇到了那么几个野雪爱好者。

 

这个摩尔曼斯克州的寒冷工业小镇就是我们的大本营,在此我们将向山脉和湖泊深处的未知荒野出发。

 

为了采集附近的自然资源,基洛夫斯克被建立了起来,如今是世界上优质磷矿石的最大产地之一,同时也是俄罗斯霞石结晶的唯一产地。在夏天,这里的湖泊是广受欢迎的垂钓胜地。而冬季,这里建有雪场和冰雕来吸引俄罗斯国内的游客。

 

对于绝大多数欧洲的冬季旅客来说,这里的条件太过恶劣了。十月飘雪,温度低至-30,日光只有几个小时的时间。三月中旬,街道被数米高的新雪掩埋,透过凸起的雪包隐隐可以识别被埋在底下的汽车载具。

 

 

被抛弃的密境


第二天早晨,我们只带上了最少的行装出发了。对于行程的细节,很抱歉我只能模糊带过。

 

当提到这是一个秘密的行程,马蒂亚斯可不是在开玩笑。秘密就要得到保护,他甚至不让我们给地图拍照。

 

我们把装备丢上一个房车,驾驶了45分钟,到达了一个废弃的军事训练场所,这里装甲车和坦克被随意丢弃。俄罗斯军方曾用这个地方作为空袭演习场所。

 

不准照相。”这是雪地摩托司机萨沙和安德烈见到我们的第一句话。

 

将雪板装置于雪地摩托后架,两位乘客有座位,另外两位则踩着板子被拖牵。接下来的45分钟,我们在无尽无际的冰湖上穿越。偶尔看见垂钓者在冰湖上垂钓,和不时出现的矿业公司招牌。

 

终于,我们到岸了,一个精致舒适的小木屋在等待我们入住。在夏天,这里住满了垂钓者,冬天则为雪地摩托司机和雪橇犬提供短暂的休憩。在这个俄罗斯荒原中心,我们有个俄罗斯房东照顾我们的早晚餐,准备私人桑拿和篝火,这真令人感到愉悦。

 

 

 

极限巅峰


我们的主人,一个在这个小木屋度过绝大多数人生时光的本地滑雪教练,向我们保证绝对没有人滑过这里的大山。即使这样,在向希比内山出发时,我还是感觉到了马蒂亚斯的焦虑。

 

如果我看到了任何的一条滑痕,我们就立刻返程”他说这话时极端严肃。

 

被雪地摩托拖着穿过白雪覆盖的森林对我的二头肌是个极大考验。我们穿出树林,来到马蒂亚斯所期盼的无人山地。山顶地形平坦,背山坡度较缓,能较容易的使用雪橇交通。而前山就截然不同了。陡峭得令人胆战心惊,溪谷,岩石和悬崖遍布。

 

如果你怕陡,那你就来错地方了。”马蒂亚斯大笑着从悬崖跃下。

 

如果你怕冷,那你也来错地方了。寒风无情的咆哮,即使在这海拔不太高的地方,温度也让人不堪忍受。可是这极地的气候有多恶劣,这里的落日就有多壮观。

 

每一趟的滑行时间不长,但每次我们到底的时候,雪地摩托都在静候。这些机械行驶的速度如此之快,可以让你滑到大腿肌肉求饶。

 

当然,你也可以慢悠悠的享受而不必担心别人阻挡了线路。我们唯一一个看到的人类是一个萨米族牧人赶着他的驯鹿群经过。
 

我们的一天在这完美无瑕的粉雪中度过,置身于我所经历的最壮美的天地间。夜晚则是庆祝桑拿,啤酒和伏特加。

 

 

 

坏天气


天气不总是如人所意。有一天开始下大雪,也许对其他地方的滑雪者来说是个好消息,但在这文明的边缘,一个小错就能酿成大祸。我们被困室内,焦虑无比。

 

用驯鹿毛缝袜子可不是我来此的目的,啤酒和伏特加也很快就腻了,我们甚至让雪地摩托拖着我们在冰湖上“冲浪”。最后,我们终于说服了我们的司机带我们到附近一个开采核电站的铀矿。

 

被雪橇拖了一个小时候,他们突然决定回头。核辐射和军事管制的风险实在太高了。在北极圈的这个地方,俄罗斯所谓的核电站同时也是军用核设施,而我们的所在地在前苏联时代曾经被用作核试验的场所。

 

我们既不想在俄罗斯的监狱中度过余生,也不想受辐射变异成荧光人,只有别无选择的返程。

 

无聊的时光我们用树林滑行,自己修建的跳台和夜间滑行打发。希比内山隐藏在缭绕的云雾中。我们只能静待天气转好。

 

 

 

云雾有时揭开一角,能从其中看到大山中若隐若现的矿坑,管道,发电站和铁路。天气很快变坏,我们被逼迫着回到室内。

 

当暴风雪光临科拉半岛时,全世界的风雪仿佛都聚集到了这个地方。暗无天日中,你甚至看不清走在什么上面。驾驶变得困难重重。我们返程到达基洛夫斯克后,大雪就迫使道路彻底关闭,我们险些被困住了。

 

即使这次在天气状况上实在不走运,我们的俄罗斯北极圈之旅还是成为了我最难忘的滑行经历之一。

 

两周之后,马蒂亚斯给我发来了一张照片。他花了两天时间乘坐火车,发现了另外一个极地滑雪点——这次实在乌拉尔山脉的荒野中。那里比基洛夫斯克更加遥远。

 

他看起来无比的开心。对他来说,越野的地方越好。他对我们发出了邀请时,我就知道了我下个冬季的心之所向。如果是滑雪初学者还是建议在滑雪魔毯或初级雪道上先学习滑雪技巧。

 
访问量: